拾年灯💡

我自有江湖夜雨,且祝你春风桃李。

【龙绫】喜欢你。(●'◡'●)ノ❤

☆非兄妹
☆短,一发完
☆清水
☆甜
☆没有剧情
☆ooc
☆如果没问题的话……?
↓↓↓↓↓↓↓↓↓↓↓↓↓↓






乐正绫和乐正龙牙又吵架了。

或者说,是乐正绫单方面地在无理取闹,但也并没有人会真正地去在意这一点,因为反正他们两个从小到大都是这副样子,像两个总也长不大的死幼稚鬼,总是一言不合就闹离家出走,一言不合就往对方脸上扔东西,要多幼稚有多幼稚。

“所以呢?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墨清弦从冰箱里拿出两罐冰可乐,一罐随手扔给坐在餐桌旁的乐正绫,然后拉开另一罐的易拉环,将里面的液体尽数倒在了玻璃杯里。

“唔……其实倒也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事啦……就是觉得,他好像已经不喜欢我了……”

乐正绫手里攥着那听可乐,双手像是察觉不到温度一般摩挲着罐体,似乎是打算用这个来浇灭她心头焦躁不安的火。

墨清弦闻言,却是顾左右而言他,道:“你和龙牙,认识也有二十多年了吧。”

“啊、嗯,是的。”

乐正绫愣了愣,似乎是没想到她会问这个。

一一细数起来,也确实是有二十又一个年头了。

他们从小就住的是隔壁,幼儿园是同一个,小学是同一个,初高中是同一个,大学是同一个,甚至连姓氏都是同一个。

毫不避讳地说,小时候的乐正绫很讨厌乐正龙牙,而乐正龙牙也不喜欢乐正绫,他们会在大人们看不见的角落互相扯对方的头发,或者在对方的饭菜里使劲倒盐和醋进去,再或者是偷偷把对方重要的东西藏,憋着笑说你求我我就还给你。

他们从小就是那样。

乐正龙牙会翻过他家在二楼的阳台到一楼的阳台去,一楼那个从来不会上锁的阳台连接着的是乐正绫父亲的书房——虽然那一般是两个孩子玩闹的地方。

乐正绫待在父亲的书房里看书的时候喜欢泡上一杯柠檬水,乐正龙牙也喜欢,所以她总会装作不经意地多泡一杯,嘴上却说着说给父亲泡的,当乐正龙牙从窗口钻进来的时候她总是会扔一本书在他脚边,嚷嚷着却又爱问他有没有磕着哪儿。

小学乃至初中,哪怕再怎样说着“绝对不会管这家伙的”这样的话,放学的时候也总是扯着对方的书包肩带骂骂咧咧地一起等红绿灯一起回家。

其实也没有谁说过要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可就是潜移默化的觉得,这个人没有我的话就不行。久而久之的,连照顾或者陪伴都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而那之后,小孩子们纯粹的讨厌和喜欢,终于也结束在高二的一个夏天。

他们在同一所高中,但并不是同一个班,相反,他们的班级仿佛是对角线的两个端点,中间隔了一栋教学楼,要过去的话就要从五楼的天台上绕。

乐正绫那个班的班主任是个话痨,尤其喜爱拖堂,经常是乐正龙牙收拾完书包,顺带做完值日后,慢慢悠悠地从天台溜达过去了,乐正绫也还没有放学。

他们似乎总是形影不离, 黄昏时的影子被拉得老长老长,乐正龙牙一个人提着两个书包,嘴里叼着根不知道哪儿扯来的草叶子,要不是校服还穿的整整齐齐,活像是个黑巷子里的地痞流氓。乐正绫嘲他,说他像个痞子,于是乐正龙牙也笑,他说,乐正绫,现在这个痞子问你要不要一起玩玩儿,你是答应,还是答应?

后来,18岁的乐正龙牙依旧喜欢翻阳台,只是偶尔乐正绫看着他越发矫健敏捷起来的身影,会无端想起李白大大的一句诗来,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可也不对。她想,这分明便是墙头马下的戏份。

他们在一起那么久,就连告白也是顺理成章。

有一次,乐正绫坐在乐正龙牙的单车后座,风吹起她的鬓发,黏在她化了淡妆的脸上。乐正龙牙说她这样丑死了,她没说话,只想着以后再也不要理乐正龙牙这个大傻蛋了,她要是理了他,就是比乐正龙牙还傻的大傻蛋。

行吧,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一般,乐正龙牙突然笑了笑,是那种特别傻里傻气的笑,憨厚的跟个以前农村里种地的黑大壮似的。他说,那看样子,咱们两个大傻蛋是注定要凑合着过一辈子了。

刚开始的时候大概也确实是如胶似漆,可后来更多的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他们太过相似,是同样的尖锐,同样的固执,以及同样的锋芒毕露,谁也不愿意做第一个退让的那个人,于是就只好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直到有一天乐正绫哭着说要分手。

那天乐正龙牙破天荒的没呛她,只过了很久才闷闷地说,你要是真觉得不合适,那就分吧。

后来过了很久,乐正龙牙也没有再骑过那辆单车。

只不过可惜的是,他们最后还是和好了,契机是乐正龙牙写了封情书过去——那是他们之间第99封情书。

有对象的现充们总是喜欢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去炫耀自己的对象,顺便膈应其他单身狗们。乐正绫喜欢文学,也喜欢矫揉造作的写一篇情书托人去递给乐正龙牙,最初他们每天都会交换一封情书,里面的句子无不是世界名著或是诗词经典,而发展到后来,里面的内容就完全转变成了早上吃什么,晚上吃什么这样的问题。可偏偏即使是这样,每一字每一句也都透着一股“我喜欢你”的气息。

有多喜欢?

乐正绫写,想要裹着棉被在18℃的空调房里和你一起滚来滚去。

乐正龙牙写,想亲你的眼睫毛,想亲你的手指节,还想把你抱抱然后举高高。

每一封信都有被好好保管,叠在一起一摞摞的就像他们整整齐齐二十一年的遇见。

可两个太过相似的人终究会将彼此刺的遍体鳞伤,所以他们还是分了一次手。

在某一封信里,是这样写的:

因为太过于相似,像有棱有角的铁石,所以我们放开了彼此。最后因为喜欢,像磁化的铁,不远离就又吸在了一起。

“所以这次呢。”

墨清弦打断了乐正绫的回忆,玻璃杯里的可乐早已见底,她晃着空空如也的杯子,然后递上了一封信。

乐正绫接过信,她愣是憋着没说话,却又想起出门时她砸在乐正龙牙脸上的书。

没什么内容,就是讲两个高中生的恋爱,甜的发腻,腻得人想吐,又苦唧唧的,像胆汁,吐到最后就只剩下苦味,但又莫名觉得甜兮兮的。

信上没写什么我喜欢你,没写什么你快回来,只满篇满篇都是她的名字,仔细观察墨痕浸染的程度,还能看得出每一个都是在不同的时候写的。

她数了数,101个乐正绫。

这是他们结婚101天。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