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年灯💡

我自有江湖夜雨,且祝你春风桃李。

[曦瑶&晓薛]“这个国家里的两个仙蒂瑞拉。”

记一个甜甜的梗。
cp为曦瑶、晓薛双线。
作者有病系列。
巨型ooc。
happy end。
梗源是《灰姑娘》。
没有文笔,就是一篇流水账,可能哪天心血来潮会修。
以上。
——————————————————————————————(如果看不懂可以翻一下评论,但是一定要看完了再翻,小心剧透,毕竟这不是普通的灰姑娘w)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两个落魄的美丽姑娘。

他们原本的名字太久没有被提起,于是大家都已经忘记了。

因为这两个姑娘的脸总是沾满煤灰,所以人们又称他们为——灰姑娘。

这两个灰姑娘,也就是我们这个故事里的两个主角。年纪稍大些的那个叫做孟瑶,另一个稍小些的,则叫做薛成美。

叫孟瑶的那个小姑娘,自小便十分懂事听话,他的母亲叫做孟诗,是一名绣女,每日都做一些丝织品,卖给大户人家去换钱,有时候运气好,能稍微换的多些,但大多数时候,她的这些丝织品都十分低廉。

于是就这样,孟诗十多年如一日地,靠着这些微薄的收入,一点一点将孟瑶拉扯到如今的模样。

在孟诗去世以后,孟瑶便跟着父亲生活。而他所谓的父亲,也就是金光善,这个国家最有钱也最有权的人,除孟瑶本身,还另有四个漂亮女儿。

大女儿叫做金子轩,自恋而高傲,像一只雄孔雀,整天开着屏,平日里最喜欢用鼻孔看人。三女儿叫做金子勋,爱喝酒,而且酒品不大好,还特别喜欢灌别人酒喝。

而最漂亮的那个,并非是最受人尊敬的大小姐或是三小姐,而是没什么存在感的二女儿,金光瑶。

金光瑶与孟瑶差不多一般模样,性情也比其他两位姐姐要温和的多,不会动辄打骂,两位姐姐欺负孟瑶和美美的时候,他还会在一旁好言相劝,充当和事老的角色。

最奇怪的,是金家的四女儿莫玄羽。

孟瑶自打来了金家,却从来没有见过他。据下人们说,是因为骚扰了长得最漂亮的二姐金光瑶,被赶到原来的娘那儿了。

父亲金光善不太待见孟瑶,常常支使他去做这做那的,从不给他一个好脸色看。大姐金子轩的心思全在隔壁江家的长女江厌离身上,自然没空搭理孟瑶这种小喽啰。三姐金子勋自视甚高,向来是不屑于与这种泥堆里滚出来的女孩儿为伍的,甚至连说一句话都让他觉得恶心。也只有同样不大受人待见的二姐金光瑶,会偶尔给予他一些不多的温暖。

也是因此,孟瑶十分欢喜这个温厚的二姐姐,也常常说些私房话与他听,恨不得他们俩真是对双胞胎才好。

孟瑶还有一个自小的玩伴,也是自小的姐妹,叫做薛成美,孟瑶平日里都叫他美美。

美美六岁起便是个孤儿了,孟瑶的母亲孟诗心善,看美美实在是可怜极了,便收养了他。孟诗死后,美美便跟着孟瑶一起来到了金家,做了一个专门打扫壁炉的低级侍女——金家毕竟是大户人家,想来是不差这些小钱。

孟瑶虽说是嫡亲的四小姐,却每日做着和美美一样的,低级侍女一样的活儿。

三姐金子勋本来是让他和美美晚上便睡在柴房的,却被二姐金光瑶给拦了下来,好说歹说一番,最后还是领着美美去睡了阁楼。

小小的阁楼脏兮兮的,到处都是灰,大姐金子轩说如果打扫阁楼灰尘就会飘下去,呛得底下的人难受,便勒令他们两个,不许打扫阁楼。

可怜的孟瑶和美美,两个多好的漂亮姑娘、妙龄少女,却要受这样大的罪!

因为每天都要打扫充满煤灰的壁炉,还要睡在充满灰尘的阁楼,于是没过多久,人们便开始嘲笑他们,叫他们灰姑娘。

就这样,灰姑娘们过着日复一日充满灰尘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下人们忽然疯狂地开始讨论起一个消息:本国的王子和隔壁国家的王子将要一起在本国的城堡里举办舞会,届时会邀请各地的公主和美貌的少女。

听说本国的王子是叫做蓝曦臣,隔壁国家的那位则叫做晓星尘,蓝曦臣之名孟瑶并不陌生,二姐金光瑶曾多次向他提到过那位蓝王子,话里话外都是欢喜,仰慕之情溢于言表。

孟瑶十分想去参加这次舞会,可是父亲却嫌弃他丢脸,上不得台面,不允许他去。
家里的大姐早已有了婚配,三姐早亡,四姐听说已经是个疯子,便只有二姐可以去舞会。

但父亲也不允许金光瑶去。

孟瑶不明白为什么,他想,二姐那样好的一个人,为什么父亲会不喜欢他呢?

于是他去问了二姐,二姐摸了摸他的头,笑容苦涩道,大约是我非良家之后吧。

美美听说孟瑶想去参加舞会,傍晚的时候悄悄拉过了他,说是有一个办法。

美美在金家的客卿里头认了一个表姐,也姓薛,叫做薛洋,和金光瑶的关系非常好,听说是从小到大的姐妹花。

孟瑶问美美有什么办法,美美说,他能叫来后花园住在金星雪浪里的花仙子,花仙子可以实现他们的愿望。

于是他们向花仙子许愿道,希望能够拥有漂亮的裙子和气派的马车,这样他们就能够去参加城堡里那场奢华的舞会了!

牡丹花海中,花仙子穿着一身和金星雪浪一样雪白的长裙,朝着两人略点了点头,手中魔棒一点,两人便穿上了镶嵌着璀璨宝石的漂亮裙子,花海里一朵最大的金星雪浪在花仙子的魔棒下,也变成了一个巨大豪华的马车,洁白如玉,好看极了。

除此之外,花仙子还告诉他们,魔法只能维持到十二点钟,超过了十二点便会复原,所以他们必须要在十二点之前离开。

灰姑娘们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便坐上了花朵形状的马车,由八匹兔子变成的马,和一个鲤鱼变成的车夫驾驶着,朝城堡的方向驶去。

孟瑶终于见到了那位从二姐口中听到过无数次的蓝曦臣王子,他深蓝色的眼眸像是大海,却又有着湖泊的宁静;他黑色的头发,柔软而顺直,在灯光下泛起涟漪般的柔光;最好看的是他的笑容,像是天上的明月,照在孟瑶的心田上,几乎要开出一朵花儿来!

孟瑶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激动,他踩着一双颇为高挑的透明的玻璃鞋,向那位王子走去。

而另一边,薛成美也看见了隔壁国家的晓星尘王子。

美美不像孟瑶那样有文化,只是觉得这个人长得好看、顺眼,便也不细想,踩着糖果模样的粉红色镂空高跟鞋,趾高气昂地走过去挽上了王子的手臂。

这边,孟瑶与蓝曦臣聊的颇为投机,当蓝曦臣询问起他的名字时,孟瑶没有说好,只羞红了一张脸,低声吐出一个轻的不能再轻的“瑶”字。

正含羞带怯着的孟瑶并没有注意到蓝曦臣瞬间僵下来的笑容,他瞧着孟瑶这张与另一人相似的面容,面色变换不定。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十二点的钟声已经敲响,灰姑娘们要回去了,孟瑶和美美还来不及解释,便匆匆地提着裙子狂奔出去。

下楼梯的时候,孟瑶想,不能这样就算了,于是他偷偷踢掉了一只玻璃鞋,然后又装作来不及捡的样子,懊悔地离去。

美美比他跑得快些,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只当做是孟瑶不小心,数落了几句便扯着他的手臂上了马车。

隔天,金家的下人们便又有了新的谈资,两位王子在舞会上分别对两个身份不明的美貌姑娘一见钟情,想娶其为妻,却遍寻各地都找不到这两位姑娘。

所有的线索只有一只玻璃鞋,和半颗粉红色的糖。

蓝曦臣王子拿着那只玻璃鞋,四处寻访有没有能穿上它的姑娘。晓星尘王子则拿着半粒糖果儿,四处寻找着它的另一半在那位姑娘的手里。

两位王子终于找到了金家这里。

金家为外人所知的,尚未婚配的小姐,只有二小姐金光瑶。

金光瑶从蓝曦臣那里接过了那只玻璃鞋,他的脚很小,却怎么也挤不进这只鞋里。

他面无表情地拿着鞋回到他的卧室,从匣子里掏出一把匕首,用力挥下。

血流成河。

金光瑶削掉了自己的脚趾。

他把还流着血的脚往玻璃鞋里放,依然穿不进去。

手起刀落。

这次是脚后跟。

他终于穿上了玻璃鞋。

金光瑶换上了一身纯白色的礼服,就像是婚纱,上面嵌着各种各样的宝石和珍珠,还有一股金星雪浪极淡极淡的香气。

他走了出去,蓝曦臣笑着牵起他的手,说:

“我认识的那位姑娘很会跳舞,阿瑶,你和二哥跳一支吧。”

金光瑶应了,笑眯眯地随着音乐跳起了优美而不失典雅的宫廷舞。

一步一步,红色的地毯上浸满了不易察觉的鲜红的血渍,空气里有股嚣张的香甜。

蓝曦臣放开了金光瑶的手,似乎十分失望,他让人把金光瑶带下去,说这不是他要找的那个姑娘,他要找的那个姑娘其实不太会跳舞,总是踩中他的脚,但他就是喜欢那种笨拙感。

金光瑶看着他,笑了笑,说金家没有他要找的人。

两个王子闻言,都十分沮丧。

正是这时,孟瑶带着美美下了阁楼,孟瑶怀里揣着另一只玻璃鞋,美美则捏着另外半颗粉红色的糖。

薛洋悄悄藏起了他手中的半颗看上去隐约透着粉红色的糖——

这颗糖大概放了太久了,已经有些微微发黑了;握得太紧了,已经有些碎了。

你问我后来怎么了?

后来,当然是灰姑娘们和王子们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呀!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39)

热度(73)